允许你先跑三十九米

这里程稚一,写手圈的一股泥石流,只吃太中,cp洁癖,欢迎扩列哦!

【百日太中/Day 15】三日之失

※成功接不上上一棒的太太 @零点虱
※哟——下一棒的太太——该你了 @笑而生衍
※主线源评论区链接


8月2日    土

中原中也日记:太宰治这两天很奇怪,我躲着他,他却偏要缠着我。这或许是什么新的整蛊方法。

          “中也——,你把游戏机放到哪里去了?”太宰治十分随意地在沙发上躺下,那悠闲自在的样子就好像是在自己家里。
          中原中也十分用力地敲下回车键,清脆的咔嗒声清楚地反应了其创造者的不爽的心情。
          “太宰,你什么时候有了闲心来看我工作了?”照他对自己搭档的了解,这个时候的太宰治应该在某条河里漂着才对,而不是在他的办公室里待着。
          “中也这样说真是让人难过,我可是一直在为了黑手党努力工作。”太宰治的脸上露出无辜的笑容。
          “那么,‘为了黑手党努力工作’的干部太宰治,快来把任务报告写了吧。”中也面无表情地从抽屉里拿出两张空白的稿纸丢在桌子上。
           “哇,中也好过分,就这样对待自己的搭档吗?下班之后一起去吃大阪烧吧,织田作给我推荐了一家很好吃的店哦!”
            中原中也只是木着一张脸在那儿打字,对太宰的话置之不理。
            “我就知道中也把PSP弄丢了,所以我自己带了一台来!”
            “……”
            “啊啊,被超车了!!中也快来帮我一把!”
            “……”
            “哎呀,输了,都怪中也不来帮我!”
            “……”
            “……中也?小矮子?”
            如果是平常,中原中也就该跳起来往他肚子上打一拳,然后再把他赶出去了,但是今天好像不对劲……
            太宰治侧过脸看着中也的脸若有所思:唇色很白。随后太宰站起身,很随意地把游戏机丢在沙发上,走到中原中也的身后抱住了他。
            他用双臂环住中也的肩膀,把中也禁锢在自己的怀抱里,一如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又把下巴磕在中也的肩膀上小声问道:“中也昨天的伤还没好吗?”
            柔软的黑发蹭着中也的脖颈和锁骨,痒痒的,好似挠在他心上。
            中原中也一个反身挣脱了太宰治的怀抱,起身揪住太宰治的领子:“混蛋!闹够了就滚出去!”
           这一切都发生在极短的时间里,速度之快足以让人想象出中原中也心里的不爽。
           “中也,你到底怎么了?”此时太宰治的眼睛里毫无波澜,那种浓郁的黑色与他抿起的嘴角成了一种奇妙的照应。
           中也松开了抓着太宰治领子的手,“不需要你管,给我滚出去!”,说完就坐下继续工作,单调的键盘敲击声充斥整个房间,太宰治无奈地摊手,走了出去:“那么勤劳的中原干部,请继续工作吧。”门在太宰治身后关上,下属们议论着关于“太宰先生又一次惹怒中原先生,竟然没被打出来”的声音也压低。
           中原中也听到门锁重新落下的声音,立马瘫软在椅子上。他隔着衣服摸着心脏处大口喘息,随着太宰治的离开,花朵带来的疼痛也逐渐减轻。
          没错,他有花纹症。中原中也得了花纹症,他喜欢的是太宰治。
          太宰治刚刚的行为差点要了他的命,中也身上的花纹发着热、痛得他险些窒息。
          ——太宰治离他越近,他的心就跳的越快,他的心跳的越快,身上的花就开得越娇艳,他也就离死亡更进一步。
          也不知道太宰治到底发了什么神经,昨天因为任务而被迫开了污浊,太宰那家伙竟然是从背后抱住他来发动人间失格的,姿势就和刚刚一样。
          中原中也永远忘不了昨晚。使用污浊的他就像是行走在地狱边缘,深渊里的烈火嚣张地扑上来,火舌随时会卷上他的裤脚,就在那个时候,太宰治又一次把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毫无察觉地被人从背后抱住,熟悉的体温让人却感到心安,但是心脏的跳动在耳边放大,身上的花纹变得炙热,即使后来陷入了昏厥,那种痛苦都印在灵魂上。
          爱入心,痛入髓。爱而不得,才有花纹症。
          不用解开扣子,都可以想到这衣下是一副多么令人惊艳的图画,花朵与荆棘与绿叶交错印在块块腹肌和精瘦的腰上,胸膛上也布满了藤蔓,胜过价值百亿的名画。可惜,这画儿是用命画出来的。
          中原中也揉了揉眉心,手指又摸上键盘。

8月8日    金

中原中也日记:我不擅长记录心情,只能实实在在写下发生的事。但这几天的事只让我知道太宰治的脑袋一定在上次自杀的时候进了太多水。

8月15日    金

中原中也日记:太宰的脑袋已经坏掉快半个月了。

        太宰治又过来了。
        他的手里还有一份大阪烧。
        中原中也没好气地看着他,嘴唇抿得更紧——在办公室这种不算很宽阔的地方,任何一点味道都会弥漫整个房间,进而影响他的工作状态。
        “中也——听说你又没吃早饭哦,我给你带了大阪烧,是织田作推荐的那家哦。”
        中原中也皱了皱眉头并不予以回应,但是这家大阪烧的味道的确不错,那种香气就像一只魔手,一下又一下地抓挠着他的鼻腔,他的嘴里已经开始产生津液,胃也不满的发出抗议的声音。
        “中也这么大的人了,难道还要喂吗?来,啊——”
        美味就在嘴边,但是——
        “拿出去,太宰,你最好跟着你的大阪烧一起出去。”
        “哇,中也真是不领情。”太宰治把手里的餐盒放在桌子上,脸上的笑意半分不减,走到门口时还十分好心地提醒:“大阪烧凉了就不好吃了哦。”
        中也选择无视太宰治的话和那份热气腾腾的美食。
        三分钟之后,他还是停下了笔。

8月20日   水

中原中也日记:每个人都想好好活着,我也不例外,这也是我不轻易使用污浊的原因。但是太宰这家伙大概不想让我好过。患了花纹症的人,对于喜欢的人的接触,心里会高兴,但是身体会痛苦,仿佛身在炼狱。以及,我不了解太宰治。

8月28日   木

中原中也日记:与其花宝贵的时间来搞清楚这家伙的目的,还不如就这样。最后一次花期快到了。

        “中也中也,一起去吃午饭吧。”。
     “我相信芥川会很愿意的。”
        “中也中也,陪我喝酒吧。”
     “织田和安吾会伤心的。”
        “中也中也……”
     “闭嘴!安静点!”
        黑手党里已经有了“太宰干部在追求中原干部”的传言,不过两位当事人都对此表示沉默。
        然而无论中也走到哪儿,太宰治都会理所当然地跟着,当他面对首领的时候是这样说的:“小矮子因为我受了伤。”
        原本抓住中也手吵着要糖吃的爱丽丝突然安静下来,对他扬起一个大大的微笑:“中也喜欢太宰吗?”
        中原中也下意识地看了看太宰,发现对方只是往常那样的皮笑肉不笑,才道:“当然不。”
        走出电梯的时候,太宰对他说:“中也,下了班去喝酒吧。”

        中也拎着自己的黑色外套,他的脸上还有喝酒后的酡红,他的搭档走在他旁边,太宰治只喝了一杯蒸馏酒,看起来还很清醒。
        两人并肩走在街市当中,两边的商户只有零星几个还在营业,就像冬夜的星星一样细细碎碎地点缀在整条漆黑的街。中原中也侧脸看着太宰治,突然觉得烦躁,太宰这一个月来奇怪的行为已经让他寝食难安很久。一想到花期的事……
        中原中也停下了脚步:“太宰,你为什么要缠着我?”
        太宰治转过身,挡住了背后一家商户的灯光,他脸上的笑容被笼在阴影里,眼底的笑意更深了一层:
        “因为我…喜欢中也啊。”
         假如是某位小姑娘,此时可能已经羞涩地捂住了脸,觉得得到了万分的幸福,但中原中也只觉得如坠冰窖。搭档这么多年,他一眼就看出太宰是在说假话——或者说根本不屑于掩饰。
         胸口的花好像又在开放了……中原中也跌倒在地,天旋地转中他感觉到太宰抱住了自己,力道就像羽毛那么轻,他还听到太宰治附在他耳边轻声说:
         “中也开污浊的时候我就已经看到锁骨处的花纹了,既然中也那么想躲着我,那我就偏要追着中也。
          因为我讨厌中也,所以——才恨不得你去死。”

评论(26)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