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许你先跑三十九米

这里程稚一,写手圈的一股泥石流,只吃太中,cp洁癖,欢迎扩列哦!

Partners in crime

*歌曲梗《Partners in crime》Set It Off
*与原曲配合食用效果更佳
*OOC辣眼注意
*无异能设定
*有部分参照MV

(一)

『You'll  never  take  us  alive.
你绝不可能活捉我们。

We swore  that  death  will  do  us  part.
我们发誓只有死亡才能将我们分开。』

    中原中也将枪口抵上那位探长的后脑,随手把装有钞票的箱子扔给太宰治,对着自己的枪口发抖的人轻蔑地开口:“你以为猜出我们的下一个目标就可以抓到我们了吗?愚蠢而又自以为是的家伙。异想天开地觉得自己可以活捉双黑?”
     扭过头看到不擅长体术的搭档抱着重重的箱子摇摇晃晃,嗤笑一声,像是在嘲笑太宰治,又像是在嘲笑面前这个即将死掉的家伙。
     中原中也凑近探长的耳边,轻轻说到:“我发誓,只有死亡才能将我们分开。”

(二)

『A  brush  to  a  gun.
以枪为画刷。

To  paint  these  states  green  and  red.
将国家染成绿色和红色。』

     “现在所有人都不要许动哦——把手举起来!”太宰治的眼睛弯成了漂亮的上弦月,对着转过头的人们挥了挥手里的枪,嘴角上扬,带出了语调同样上扬的危险台词。
     原本安静秩序的气氛猛然变得躁动,不时有没抑制住的惊呼和尖叫响起。
     “混蛋,快滚开,挡路了!”中原中也按着帽子一脚踹向太宰治的屁股,却被太宰轻易躲过。
     “中也的招数还是一样地没有新意啊——”太宰治就像是忘记了现在境况一样调笑起中也。
     “闭嘴吧绷带怪物!我去装钱,你看着他们,”中原中也看向惊恐的人们,嘴角露出残忍的笑容:“不听话的,就直接杀掉。”
      在最后四个字落地前,中原中也已然横起手臂,举起手里的枪,连多余的动作都不想给予,一枪崩掉了一个躲在门边准备偷袭的保安。
       弹壳落在大理石地板上的声音格外清脆,彻底制止了各种惊呼与尖叫——没有人想死,没有人愿意和真枪对着干。

       中原中也拿枪抵着银行职员的头,看着他发着抖打开了保险库的门,然后在自己的威胁下装了整整一背包的美金。中也接过背包挎在身上,转过身却听到了枪的保险销被打开的声音,原本走向大门的脚步也停下。
        背后的枪声迟迟没有响起,中原中也缓缓转过身,站定看着指着自己、不断颤动的枪口。
        “站、站住……站在那儿,把…把包放下……”年轻的职员两手发抖,汗水顺着脸侧流下,又在下巴汇聚成一大滴,落在他干净整洁的制服上。
        “这可能是你想要第一次杀人吧?为什么不开枪呢?”中原中也一步步地走向那可怜的年轻人,直到胸口被枪口抵住。
         职员的手抖得更厉害:“别过来……”
         “真是尽职,”中原中也掏出枪:“那就让你的鲜血光荣地撒在这堆满黄金的地方吧。”

          “近日,一个称为‘双黑’的组合在多个国家各大银行实施抢劫。截止报道,已经有六十三家银行被抢,八十九人死亡,三十七人受伤。‘双黑’一共有两个人……”随后是很多银行被抢劫时录下的画面,屏幕里充斥着人们恐慌的神情。
          太宰治绕到沙发后,伸手关掉了电视,弯下腰来,把下巴磕在自己的小个子搭档头顶:“中也看这个干嘛?”
          中原中也闭上眼睛,将烟递到嘴边:“无聊而已。”
          他只是想看看这些国家被鲜血和恐慌覆盖的样子。
          中原中也和太宰治从来都不缺钱,他们抢劫只是为了犯罪。就像有的人一出生,血脉里就具有邪恶因子,他们以犯罪为乐趣,为了犯罪而犯罪,他们就是天生的罪犯。

(三)

『Our  paper  faces  flood  the  streets.
我们的通缉令贴满街道。

and  if  the  heat  comes  close  enough  to  burn.
如果热量近的足够燃烧。

Then  we  will  play  with  fire.
那我们就与火共舞。』

      灯光开到最暗,两个交叠的身影在撒满钞票的大床上不停地动作着,房间里充斥着两个人忘情的粗重喘息声,空气里弥漫着堕落、宣泄、奢靡的味道。
      良久之后,房间里又归于平静。太宰治搂着怀里的爱人,用嘴唇在他的耳垂上轻轻蹭着:“听见了吗,是警笛的声音哦。”
       中原中也不耐烦地偏偏头,避开来自耳朵上的袭击:“啊…听到了……”

       一张通缉令被冷风从墙上吹下来,在空中无措地卷起、展开……最后落在马路上。警车一辆辆驶来,从双黑狂妄的笑容上碾过。
       又是一阵大风吹起,整个街道上空无一人,满墙的通缉令都被掀动地簌簌作响。

(四)

『He's  sounded   the  alarm.
他已经拉响了警报。

I  hear  the  sirens  closing  in.
我听见警笛声渐近。』

       中原中也提着战利品,走过瘫坐在地上的银行经理的身旁,用不屑的眼光瞥了瞥他,准备离开却被喊住。
       “你们这些恶徒……这样做就不怕死后坠入地狱、受到烈火对灵魂炙烤的惩罚吗?”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颤颤巍巍地将胸口衣领遮挡下的十字架拿出来,紧紧握在掌心里。
       中原中也的嘴角玩味地挑起:“地狱?我们是魔鬼,又怎么可能会害怕堕入地狱?”
       “但是你说的没错,我们就是恶徒。罪恶早已经深深融入我们的骨血,我们身体里的,是带有污浊的灵魂。”
       老人不再多说话,只是用颤抖的嘴唇不断地念着什么,十字架被他合十的双手固定在掌心,仿佛是在祈祷什么。
       中原中也想要笑出声,却意识到耳朵里突然多了警笛声。
       “太宰!”中也拽着提包,正要冲出去,却被人拉住了胳膊,进而被温暖熟悉的怀抱包围。中原中也看到安然无恙的太宰治松了一口气。

      “This  is  sheriffs  police  department!”
      〖这里是警察局!〗
      “We  have  the  place  surrounded!”
      〖我们已经包围这里了!〗

      太宰治苦笑出声:“中也,走不了了。外面被警车包围了,我的枪已经没有子弹了。”
       “该死……”中原中也狠狠地将装满钞票的提包摔在地上。
       在良久的沉寂之后,中原中也打破沉默:“突围吧。太宰,试一次,突围。你知道的,我们绝不可能被活捉。”

       “Put  your  weapons  down!”
       〖放下你们的武器!〗

        太宰治和中原中也举起双手肩并肩走出去,像恋人、像搭档、像伙伴。
        “中也,怎么办啊,被包围了唉,这么多人。”
        “成全你的傻逼愿望还不好吗?”
        太宰治轻笑出声,转过身,将他抱在怀里:“中也,让我们在地狱里继续吧。”
        “那么,地狱再会。”中原中也踮起脚,扯着太宰治的领带迫使他低头,然后吻上去。
         中也的右手摸向了腰侧的枪。

         “PUT  YOUR  WEAPONS  DOWN!”
         〖放下你们的武器!!〗
         “Ready men!”
         〖准备!〗
         “Aim!!”
         〖瞄准!!〗
         “Fire!!!”
         〖开火!!!〗

         “砰——!”

(五)

“This  is  a  tale  of  reckless  love.”
“Living  a  life  of  crime  on  the  run.”
  ……
“We'll  live  like  spoiled  royalty.”
“Lovers  and  partners.”
“Partners  in  crime.”
  ……
“You'll  never  take  us  alive.”
“ We swore  that  death  will  do  us  part. ”
  ……

    这是一个不顾后果的爱的传说,过着不断犯罪不断逃亡的生活。
    我们会活的像被宠坏的王室、爱人、伙伴和犯罪同伙。
    你绝不可能活捉我们,我们发誓只有死亡才能将我们分开。

评论(40)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