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许你先跑三十九米

这里程稚一,写手圈的一股泥石流,只吃太中,cp洁癖,欢迎扩列哦!

【50点文】捉鬼纪检委员会

*歌曲梗,推荐BGM:捉鬼纪检委员会
*一方死亡情况下的BE
*OOC高能预警
*被删了发第二遍……
*茜儿你的文!❤❤❤

    传闻里,有这样一个神秘组织,由不同地方、不同年龄、不同职业的人组成。这群人负责在各地评判警察与法庭都无法解决的事件,给予犯罪的人审判、洗刷无辜的人清白。一度受到无数人的追随。
     这个组织被称为“纪律检查委员会”。
     但也只有极少数人才知道纪律检查委员会的真实身份。评判是非对错只是他们白天的工作,夜晚,他们就是身负重任的驱鬼人。因此,如果要用一个更合适的名字称呼他们,那么请叫他们“捉鬼纪检委员会”。
     捉鬼纪检委员会的成员,年龄上至58,下至15。他们平日隐藏在普通人之中,可能是一个西装革履的上班族;可能是一个无业游民;可能是一个只会打游戏的宅男;可能是公司大楼的一个保洁人员;也可能是一个在校学生……
      中原中也和太宰治就是捉鬼纪检委员会的成员,更准确地来说,应该是分会的副会长。
      这两个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竹马竹马,在委员会里也是搭档,一个能力顶天,一个思维缜密,无论在恶灵的世界,还是在委员会里他们都被称为“双黑”。
   
      “喂,太宰。昨晚的作业借我抄一下。”不做作业的人没有丝毫羞愧地伸长手,拿起太宰治的作业就开始“借鉴”。
      太宰治难得没有阻拦中原中也拿他作业的行为,只是撑着头调侃了一句:“中也昨晚干什么去了呢~又不写作业——”
      中原中也将一张抄完了的卷子丢在太宰治脸上,右手笔不停,嘴里还和同桌吵着架:“明知故问啊你,这两天的工作格外得多。”
      嘴上是这样说,中也心里想的却是另外的事,昨晚清剿了一群死在交通事故里的恶灵,对于他来说的确不是很难的事,只用了极少的灵力。但是他感受到了一丝丝的不对劲——身体意外的疲惫,而他失掉灵力仿佛是一块织好的布上破了一个小洞。
      这绝对不对劲!
      中原中也手里的笔一滑,在纸上画出一条长长的线。太宰治挑了挑眉:“小矮子连抄作业都不肯专心一点吗?”
      中原中也丢下笔,扯住太宰治的领子,刚想说什么就被门口一阵骚动打断。
      “副会长!紧急情况!”

      等到两人赶到一个小巷道时,正是一群人与一只鬼对峙的场景。“啧,没用!”中原中也眼里划过一丝不爽的神情:“叫我们过来就为了这点事吗?”话音刚落,中也摸出一张符纸,三步并作两步,侧身躲开围着的人冲到女鬼面前,一掌将符纸贴在女鬼身上。恶灵立马发出尖利刺耳的叫声,捂着贴住符纸的地方被捉鬼人团团包围。
       中原中也有些无趣地走到人群外围,一边揉揉手腕,一边向刚刚报信的人询问:“这只鬼怨气好重,可能是生前有苦冤未了。你们应该调查出什么来了吧?”
       报信的人十分恭敬地答道:“您说的没错,我们之前已经问过了,她说她是被丈夫害死,连孩子也没能幸免, 可是没有人发现, 所以她回来寻仇。”
       中原中也的目光陡然变得凌厉:“就这样?如果是这样有仇有怨的枉死鬼,你们就该将她的丈夫绳之以法然后让她去投胎。”
       话还没说完,就听见背后传来凄厉的叫声,里面还混杂着抽泣声。中原中也转过头,就看见一阵黑气缓缓散去——那女鬼已经魂飞魄散。
       魂飞魄散,就再无转世为人的可能。
       太宰治双手插在衣袋里,有些漫不经心地向中原中也走来,代替那个可怜的成员回答了他的搭档的问题:“其他成员在拔出灵刀之前就已经问过,她是否要放下仇恨、前往地府,但是被拒绝了。而在刚才,我也已经问过了,但这位女士并不愿意呢——我们不可能放任她作恶。”
       “为什么!她明明……”
       “因为正义。中原君,他们都是污秽。”一个更加有些沙哑的声音打断了中原中也的话。
       中原中也咬了咬牙,右手掌贴在放在心口对着声音的主人行了一个礼:“会长。”
       被称为会长的男人微笑着对他们挥了挥手:“我听说这个任务竟然麻烦了中也君出动,很好奇,顺便过来看看伤员。你们快回去上课吧,学生不要经常缺席哦。”

       中原中也面无表情地走在路上,脑子里回荡着那句“因为正义”,太宰治在中也落后半步的地方慢悠悠地晃着。
       “太宰,你告诉我,正义到底是什么?”沉闷的气氛被打破,却又引来更深的尴尬。
       太宰治突然不知道说什么,这是他第一次碰到了不知道怎么回答的问题,只好含糊不清地反问中原中也:“为什么中也不自己去找答案呢?”
       “我不知道。”中原中也微微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影子跟着自己移动,里面仿佛有一头巨兽在挣脱束缚,时刻准备跳出来。
       “蛞蝓的脑子能想明白也是超级不正常呢!”太宰治打了一句哈哈,却没有得到像往常一样的回复以及熟悉至极的上勾拳。
       空气再次凝固,太宰治沉默了一会,终于问出了一个值得中原中也转移注意力的问题。
       “中也刚刚在学校想问我什么呢?”
       中原中也抿了抿嘴唇,但还是告诉了太宰治:“我的灵力在流逝,用了之后身体里不会自动吸收天地间的灵力填满。”
       出乎他意料的,太宰治没有嘲笑,没有挖苦,只是仰起头,用手掌挡住眼睛上方的太阳光,十分平淡的一句“这样吗”。
        “什么啊混蛋!这么严重事情你竟然是这种平淡的反应!”中原中也没好气地拍了他一巴掌,然后越过他走向前去。
         唉……就知道太宰回答不出来什么,果然还是问问会长吧。

       中原中也用灵刀拦腰斩断一只从背后偷袭的恶鬼,一阵眩晕感袭来,大脑里极快地闪过一些凌乱的画面,他用刀支撑住自己,努力调整自己紊乱的呼吸频率。
       不对,都不对……身体素质变差了吗……但术法的效果一点没有减少……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可恶!中原中也挥刀解决自己身后的一只恶鬼,对太宰治的调笑置之不理,摇摇晃晃地坐下,开始用灵力检查自己的脉络。
        这里没有问题……这里也没有………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从前段时间就这样了……好累…好想睡觉……
        “太宰…我好累……我不想继续捉鬼了……”中原中也看着身旁的搭档,轻声说出这句话,对方鸢色的眸子映出自己苍白的脸。
        “两位副会,会长有请”一只黄色的符纸折成的纸鹤飞到中也手里,打断了他的调息。
        中原中也捏着纸鹤和太宰治一起走到山口——捉鬼纪检委员会分会的会长面前。
       “中原君,今晚的背水一战你也是知道的吧?”
       中原中也点了点头:“您是不是还有什么吩咐?”
       “中原君,今晚的清剿比任何一次都要重大,可是我们人数太少了,所以决定开法阵,一举歼灭。但是,开法阵就必然要有诱饵……”山口会长欲言又止,转着自己食指上的戒指样式的护身符,半晌才开口:“我希望中原君来做这件重要的事情,毕竟中原君灵力高强,想必自保一定是可以做到的……”
        中原中也欠身道:“这是我的荣幸。”
        “那么太宰君——计划实施就交给你了。”
        “必定遵照执行。”
        中原中也看到太宰治的眼神里突然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当中原中也站在法阵中心看着同伴们布阵的时候,突然想起之前与山口的承诺。想着想着不由得勾起嘴角。
        『“会长,我太累了,我想退出委员会。”』
        『“中也君,你应该认识到,你是这个世界上少有的、一出生就可以接收灵力的人,捉鬼就是你的天职。”』
        『“可是我真的累了……被所谓的‘职责’所牵绊,这并不是我想要的”』
         『“那么,清剿行动以后,我就安排你退出吧。”』

        中原中也带着满身的伤痕跌跌撞撞地从法阵中心走到一颗大树下调息——他还活着。真幸运啊……他还活着…………
        其他受伤的捉鬼人看着满身是伤的中也,面色都有些难看,但是都疲惫极了,于是围着中也身旁的大树三三两两地坐下。中原中也收回用来检查的灵力,暗叹一声糟糕:他的身体像是泄了气的皮球——灵力一直在流逝,而且经过奋战,已经低到极点了。
        但那又怎么样呢,他马上就再也用不上这东西了。
        中也拧开背包里的水,手一抖,瓶子掉在地上,水流了一地。
        疼…好疼……脑中好像有什么东西破碎了。
        无数回忆涌了上来。
        中原中也是一只存活多年的鬼了,说是鬼也并不太准确,应该说他是灵。这只灵在世间修行,从未作恶却被捉鬼纪检委员会的人盯上。
        在无数次的被追杀中,中原中也发现自己根本不会被他们的小小术法杀死,反而凭借着自己异人的天赋和多年修行的基础,学会了那些捉鬼的招式。
        就这样,中原中也成了捉鬼纪检委员会的头号目标。委员会甚至派了高层来解决他。不过他没有死,而是被篡改了记忆。他从一个鬼变成了捉鬼纪检委员会分会的副会长,用记忆中的式术为人类做着工作,却不知道那些都是以生命为引才能成的禁术。就在刚刚,因为身体里的灵力太低,他脑海里的封印破碎了。
        中原中也睁开眼,眼前是缓缓围过来的捉鬼人。真是难以想象呢……曾经并肩的战友……太宰呢…他也参与了吗…………他一手扶着树,看着灵刀的反光突然觉得特别刺眼……中也突然捂住眼睛仰天大笑。
         远离人群的太宰治看着被围住的中也,不自主地拿起灵刀准备走过去。刚刚踏出一步,他就被人拉住了。山口“啪”的一声将符纸贴在他背后,慢条斯理地用手帕擦着灵刀:“太宰君——不要忘记计划是怎样说的……”
        “可是你只说了封印!”
        “能力如此强大的恶鬼——仅仅是封印怎么能行呢?”
        …………
        捉鬼人不敢轻举妄动,他们之中开始有人喊出声:“杀了他!杀了这个恶鬼!”
        中原中也从袖口摸出一张符,将符埋进自己体内,扭头对着人群之外的太宰治勾起一个讽刺的笑,轻启薄唇说了一句什么,在周围的一片叫骂声中,右手催动了式术。
        一股黑烟渐渐消散了。
        阳光格外的刺眼。
        其他的捉鬼人仿佛没有料到这种情况,仍然盯着黑烟散去的地方不肯挪动脚步。
        山口撕下了太宰治身上的符纸,幽幽地吐出一句话:“他最后说的话,你听见了吗?”
        太宰治手里的灵刀“咣当”一声掉在地上。

        中原中也勾出一个讽刺的笑:“太宰,你告诉我,正义到底是什么?”

————————————————————————
*中也“灵力开始流逝”这点其实就是生命力的流失。
*其实就是山口准备杀掉中也的,只不过太宰没想到山口动了杀心,更没想到自己喜欢中也。
*乱七八糟的逻辑大家看看就好,别想心里去。

评论(57)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