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许你先跑三十九米

这里程稚一,写手圈的一股泥石流,只吃太中,cp洁癖,欢迎扩列哦!

【骰输】死缓二十五分钟

#我又OOC了……
#因为一个名字而想写一篇文
#大概是少年宰和少年中
@🍀藜笙  @月落乌啼030    拖延症晚期患者orz

      太宰治背着中原中也,艰难地在交错的街道中穿行。两旁是坍塌的房屋和被烟熏得乌黑的墙壁,不太明亮地月光洒下,荒凉的街道浸出一丝阴森与恐怖。
      被枪击中的小腿还在作痛,伤口因为行走拉动肌肉而渗出鲜红的血。
      该死,又要换绷带了!太宰治的手托了托中原中也的膝盖弯,好半天才有了这样一个想法。脚下的步子丝毫没有停顿,以自己负伤时最快的速度跑过这条街道,太宰治偏了偏头,使自己的耳朵可以更准确地捕捉到敌人的动静。
       风从耳边吹过,带来的不只有凉意,还有十分凌乱的脚步声,隐隐约约还有下命令的声音。
       真是不妙极了,在自己受伤还要背着这个小矮子的情况下。太宰治如是想到。
       惨白的月光铺满大地,偶尔几朵厚重的云飘过,影影绰绰的。太宰治放远目光,看到街角处的一栋白色红瓦的小楼,它被保护得很好,尚未受到破坏。但现在也只有参与这次行动的少数人知道,这栋漂亮的小洋楼即将被炸药夷为平地。
       这是敌人的资料库,黑手党花了三年的时间安插了一个间谍,在建筑的横梁、基地和重力支撑点上固定了大量定时炸弹,一旦爆炸,无论是资料还是整栋建筑,都将灰飞烟灭。
       现在,这里想必是他们唯一的活下去的希望了……携带机密文件的人会被尾崎红叶截杀,他们只要在安全的地方等着红叶大姐来接应他们就好。
       嘈杂声越来越近了。太宰治脸色沉了沉,迈开步子奔向资料楼,反手将门锁死。转身跑向一个大书桌,将中原中也靠在桌角处。他已经看过了,这里还不至于敌人一冲进来就被看见。
       敌人冲进来也只是最差的情况而已。因为叛徒的出卖,敌对势力已经知道了资料楼有定时炸弹,却不知道具体位置和时间——他们当然赌不起,一旦在寻找炸弹的过程爆炸,极有可能导致全军覆没。而黑手党的突然袭击让他们移开了大部分兵力,少数的人只能用来掩护、转移机密文件,所以根本没人敢随意进入这栋小楼房。
       太宰治从衣服内侧的口袋里拿出一只小小的手电,轻轻打开地下室的隔板,弯着腰走下台阶,约莫走了四五级,他估计应该够高了,就放心地直起身。“咚”,头顶传来一声闷响,少年一边捂着额头一边感叹:“啊呀,比想象中好找呢……”。太宰治扬了扬手里的电筒,摩挲着一道填了墙灰的缝隙,从缝隙中扣住那块厚重的石板,将它缓缓推开。索性石板不是很厚,不然以他现在的体力,根本推不动。
        没有了石板的阻隔,滴滴声清脆地回荡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手电筒的光亮而刺眼,照在不断变动的鲜红数字上,仿佛在预示着什么——0:26,又是滴答一声,6变成了5。因为队伍出现了叛徒,所以计划不得不提前,炸弹也被提前了。
         太宰治收起手里的电筒,一言不发地离开地下室。他当然清楚这意味着什么,即便敌人不进来,也会在门口等着他们,但是呆在这里,二十五分钟之后,他们依旧得死。出去,死;等待,多活二十五分钟。
        其实他太宰治从不惧怕死亡,甚至对死亡带着一种渴求。可是中原中也不一样,他的搭档应该死在他太宰治的手上,而不是被自己组织的炸弹炸死。他太宰治要让中原中也活着离开,再被自己杀掉。
        太宰治在中原中也的身边坐下来,双臂圈住膝盖,或许是身旁有了依靠,熟睡的中也寻着本能凑近他,头歪了下来,倒在太宰治的肩膀上,橙色的乱发搭在太宰治的肩膀上,发尖伸进他的领口,搔着太宰的后颈,两人的体温隔着薄薄的布料相互传递。
       『双臂圈住膝盖而坐着,其实是一种缺乏安全感的表现』
        太宰治将一只手臂抽出,放在中也另一边的肩膀上,嘴里轻轻地说着:“中也,别睡了……我们被判死刑缓期二十五分钟啦…你竟然还有闲心睡觉………”
        絮絮叨叨的声音突然一顿,仿佛想起了什么,太宰治伸手轻柔地拨开垂在中也脸前的头发,露出一张脏兮兮的脸,血迹和灰尘混杂在一起,被蹭得一脸都是。
        “啊——差一点点就忘记了……作为搭档,我是最后一次帮你了,以后再也不会干这种小姑娘才做的事——”太宰治从裤袋里抽出一块边角染血的手帕,轻轻擦着中原中也脸上的血污。
        “真是的,要不是怕吵醒小矮子毁掉计划,我才不想这样细致轻柔地做这种事……”有些不满地凝视着熟睡的脸,嘴里小声嘟囔:“真希望有一天能狠狠地擦,让中也哭出来才好呢!啧啧啧…脸颊被擦的红红的,眼泪不自主地流出来,嘴里还说着求饶的话……”
          太宰治注视中也熟睡中的面庞,突然看到一道晶亮亮的东西从嘴角滑到下巴,汇聚成一颗小小的珠子,又不断地拉长——拉长——,最后啪嗒一声掉在地上,融在灰尘里。
          “哦,真不愧是蛞蝓呢,全身都是黏糊糊的……”太宰治带点嫌恶地用手帕擦净了中也嘴角的口水。
          少年松开手,任由他的搭档倒在他的肩膀上。太宰治看着投进窗户的清亮的月光,忽然叹了一口气:“中也,其实我也不想烧掉红叶姐送你的帽子啊……可是你宁愿躲在房间里和帽子说话,都不愿意下来吃饭…………”在安排了两人成为搭档之后,黑手党为训练他们的默契度,要求两人同吃同住了半年时间。
          “每天晚上的那杯牛奶是我放的啦……你竟然真的相信是惠子吗……”
          “蛞蝓真的是没有脑子……每次你睡着都是我背回来的……哼,大姐头明明什么都没做……”
          “真是的,都说了让你别用污浊……看吧…现在睡得跟死人一样呢…………”
          “哎……路过三途河的话,中也还是要和我一起呢……真是让人不爽极了……”
          太宰治起身,走回地下室的台阶,仰起头看到了0:02的字样,耳朵却捕捉到了一阵嘈杂,一个声音显得格外鲜明——
          “异能力[金色夜叉]!”

评论(31)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