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许你先跑三十九米

这里程稚一,写手圈的一股泥石流,只吃太中,cp洁癖,欢迎扩列哦!

迷失在神经交错中(1)

*OOC高能请注意
*大概是抑郁症宰x医生中?
*设定有点大,如果出现了不合常理之处大概是伏笔

     “我叫中原中也,是你的主治医生。你的病例上写明你患有严重的抑郁症,并有自杀行为。但是你的家属似乎更愿意相信你除了抑郁症,还有别的病。因为——仅仅在确诊那天到现在的半个月里,你就跳进河里六次,食用毒蕈两次,在房梁上吊三次,十二次拉着年轻女性的手、邀请她们与你殉情,当然,这个数据只是家属目击到的。而你今早也是挂在房梁上时被发现的,我没说错吧?”中原中也看了一眼对面的病人,又补充了一句:“收起你那恶心的笑容。”
       对面的人换了一只手托住下巴,所问非所答:“中也好过分,对病人的态度这样不好吗?”
       “不要喊的那么亲切,”中原中也将病例合上,向后一靠,陷在软软的椅子里:“太宰治,你的家属把你送到这里,无非就是想让你待上一段时间,病好了就会接你出去。”
       太宰治“咚”地一声把脸贴在桌子上,声音闷闷地传出来:“啊——要在这样一个没有美丽女性只有粗鲁医生的医院待上一段时间嘛……”
        中原中也冷哼一声:“你现在的样子可真像一条濒死的青花鱼。”
        太宰治用缠着绷带的手拍了拍自己的头,任由自己的脸紧紧地贴在桌子上,声音被压的变形:“中也也很像一只软哒哒的蛞蝓呢~”
         中原中也忽地站起来,一掌拍在桌子上,发出“啪”的巨响。谁都知道,身高可是中原医生的禁忌。
         太宰治倒吸一口冷气,揉揉自己被磕痛的下巴,小声嘟囔:“真是个暴力的小矮人……”
         两个长得魁梧的男护士推开门进来,目光直直盯着太宰治:“中原医生,你没事吧?”
         中原中也摆摆手示意他们出去,平复了心情坐下来,从抽屉里拿出一副黑框眼镜带上,看着太宰治黑发里的小璇,静静开口:“闲聊到此结束。太宰治,告诉我,你为什么如此热衷于死亡?”那副眼镜是平光的,中原中也本人也并不近视,但他始终觉得,当透过这块镜片看着病人的眼睛时,他会看得更清楚,看清他们的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太宰治慢慢抬起了头,露出一个玩世不恭的笑容,仿佛他不是一个病人,面前的也不是医生,而是一个登徒浪子对美丽妇人做出邀请:
         “那么中也猜猜怎么样,为什么我会如此热衷于死亡呢?”
          中原中也用最平静的目光、却以最尖锐的方式对上太宰治的眼睛——里面有这个房间里的一切:雪白的墙壁、漆成绿色的门、旁边的小沙发、书桌上的文具……这些都被缩小放在鸢色的眼眸中。好像,少了些什么……
          中原中也突然感到一阵没由来的不适,伸手摘掉了鼻梁上的眼镜,轻轻捏着眉头压抑住涌上来的异样感,过了一会才开口:“我的专职可不是心理医生,没空和你玩这种幼稚游戏。不过既然你不想告诉我,我就不问了。老实说——我对一条青花鱼的变态爱好可不感兴趣。”
           太宰治眯了眯眼睛笑出声:“中也~我可真是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要把我交给你呢——这么粗暴的医生,恐怕我的抑郁症只会更严重呢~”
           黄昏时的阳光总是意外得柔和,暖暖地从窗缝透进来,斜射过太宰治的脸,把鸢色的眸子照得如同剔透的玻璃珠。
           中原中也顺着太宰治脸上的阳光,将目光投向窗外:“我平时都是住在医院里的,我背后的门将诊室与起居室分开。根据家属的要求,希望你能够和我住在一起。”
           如果不是足够丰厚的小费和家属恳切的目光,他才不愿意接收这个麻烦制造者。而家属给的理由是,“希望中原医生看住他,防止他自杀”,但这不合理得显而易见——精神病院怎么可能会让病人有自杀的风险?
            “床是靠门的那张,靠窗的是我的,别搞错了……”看到太宰治从自己身边走过,进了起居室,中原中也又不太放心地叮嘱了一句。
            他眼睛明明看着窗外,手却不由自主地翻开了太宰治的病例。在家属备注这一条上,几个优雅大气的文字后,一段笔迹十分潦草的字映入眼帘:请医生务必帮助太宰找到活下去的希望。
            这可不是他的字,大概是家属情急之下添上去的。
            这下是真的麻烦了……活下去的希望什么的……他可不是心理医生啊!

评论(17)

热度(71)